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2019-12-23 10:39:05 作者:黃恒樂

  【太平洋汽車網 文化頻道】正因為上一回入疆的經驗,筆者此次選擇了航班的右側舷窗位置。從廣州到烏魯木齊的航路導航點,經過貴州畢節之后北上成都,進而在蘭州上空來一個120度大轉彎拐向西北,一覽河西走廊的壯美。感謝好天氣,見著了。

  隨著年歲漸長,對土地的理解確是越發深刻。守衛一片圣土的方式有很多樣,有民眾世世代代在這里耕作,有軍人不舍晝夜地為我們站崗,也有第三種,那就是踏上這片土地,認識它,探索它,為后人更好地利用它而努力積累更多的知識。

  這一回,筆者跟隨國家地理一同駕馭硬派越野SUV踏上了這片西北雪域,深度認識這片土地,追溯先賢為之奮斗的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小時候反叛,覺得入隊入團是洗腦。長大后自駕跑了多數的省,又走了好些國,才讀懂先輩們的偉大。全國鋪開、不計成本、使命必達的橋隧、電力、水源、教育、醫療、通訊,才能讓底層人民不再世代被壓迫。

  大家總調侃印度是開掛之國,呵呵,他們不配。中國才是世上唯一開掛的國家。

  閑話不多說,開篇吧。

 
本期學者:蘇德辰老師

  本次穿越北疆的活動是《探索神州 牧行萬里》主題活動第二季第四期(2019年最后一期),本期五十鈴官方邀請的專家學者為蘇德辰老師。

  蘇老師是中國地質科學院地質研究所研究員自然資源首席科學傳播專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在開始本期科考游記之前,我們先感謝蘇老師為大家帶來的精彩知識。

 
普氏野馬

  是日接近大雪節氣,干燥而冰冷,鼻腔的不適從眾人的呼氣聲中便可清晰辨知。

  從烏魯木齊發車,只消2小時便可到達烏市東北方“吉木薩爾縣”上的普氏野馬繁育基地。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基地當然不是隨便進出的,畢竟普氏野馬作為極其珍貴的物種,不容得有過多的不確定因素對其進行干擾。

  為什么第一站選擇普氏野馬呢?便是因為珍貴。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我們口頭中的“野馬”二字,指的是還沒有馴化的馬匹,不給人類“上供”肉制品、奶制品、勞動力,天生不羈愛自由。

  目前我們所能見到的“野馬”分為三大類:

  1、稱為Mustang的普通野馬,實際上是馴化馬匹重歸自然后繁衍數代的馬群,的確比家養的馬匹要烈性一點,但從血緣上決定了它不是“野種”。

  2、稱為Equus ferus ferus的歐洲野馬,也有稱為Tarpan“泰班野馬”的說法。歐洲野馬于19世紀末就在業外滅絕了,最后一只于20世紀初在俄羅斯一家動物園死亡,物種宣告滅絕。

  3、同樣稱為Mustang的普氏野馬,原名叫“蒙古野馬”,自古生活在蒙古與新疆一帶,在人類活動范圍擴展導致全球其他野馬品種滅絕之后,普氏野馬成為了唯一存活的野馬品種。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普氏野馬的命名源自“普熱瓦爾斯基”,這是1885年發現此類蒙古野馬的俄國探險家的名字。普氏當年捕殺了一匹蒙古野馬,將標本帶回了歐洲,結果引來了西方列強的捕殺熱,直接導致了普氏野馬野外種群的日漸式微。

  100年后的1985年,歐洲人統計了歐美大陸各家動物園、私人養殖場的普氏野馬,居然達到了1000匹之眾,可見西方國家曾經對中國自然資源的掠奪有多嚴重。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由于過度捕殺,普氏野馬最終在野外滅絕了,時間定格在1970年代。直至1985年、1986年、1988年這三年,我國從德國和英國重新引進了16匹純血的普氏野馬,并在筆者所站的地方建立了普氏野馬繁育中心,才終于迎來了普氏野馬的回歸。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雖然官方稱普氏野馬血統很純,但學界對此還是有點存疑的。這不在“普氏野馬曾經在祖籍棲息地滅絕”這一點之上,而在“普氏野馬可能被北哈薩克斯坦的波泰人(Botai)馴化”這一點上。

  曾經有考古證據表明,波泰人飼養過普氏野馬,還有可能收集過馬奶并吃過馬肉,這讓普氏野馬的血統不再“野”。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不管怎樣,普氏野馬還是在共和國志士們的努力下回到了祖國的懷抱,如今又經過了繁育中心的努力,于2019年繁育出47匹的新生普氏野馬,歷年最高。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繁育中心有一個比較有趣的安排,把野馬以“家庭”為單位區分開,紅磚墻就是分割線,每一個block就是一家子,類似于李宅、趙宅、萬宅。因為普氏野馬不會跟自己母親交配、父親也不會跟女兒交配,所以這個block是穩定的。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每一年,繁育中心都會“野放”一批普氏野馬,野放的時候會根據家庭分布的密度來分割區域,以保證相隔七八十公里的范圍內不會有第二個群體。目前,普氏野馬家族種群數量共計達到438匹,其中圈養和半散放野馬198匹,野放野馬240匹。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因為馬是群居動物,野放之后會有一個“皇后”,大家都跟著皇后走。目前野放的馬匹都戴上了GPS項圈,但在業外新出生的普氏野馬就沒有項圈。好在,根據馬的生活習性,它會一直跟著皇后走,很少走散。

  當長大之后,新的野馬會被抓起來綁上GPS項圈。等待國產的北斗系統完善之后,繁育中心打算給野放的野馬裝上北斗項圈。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彩城

  五彩城距離普氏野馬老家只有3個紅綠燈的距離,不過由于這里不是紅綠燈亂設一通的深圳市,所以實際距離長達80公里有余,車程僅需1.5小時左右。

  因為這里已經開發出了一個大油田,是準噶爾盆地繼克拉瑪依之后的第二大,所以從吉木薩爾縣城到五彩城是有柏油公路的,畢竟是一條能源命脈。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這兩根大煙囪是屬于新疆其亞鋁電公司的,目前這家公司形成了“煤 - 電 - 鋁 - 鋁加工”產業鏈,年產60億度電+55萬噸鋁合金,是真正的硬核企業。

  只不過,工業污染這項副產品可是不能忽略的。筆者在新疆一周時間,一半時間見不到通透的藍天,整個天空就像我們沿海的工業城市那樣灰蒙蒙一片。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說回五彩城。根據蘇老師的描述,這里的地質層來源于中生代的第二個紀,也即是擁有傳奇色彩的“侏羅紀”。當然,這里地質層的色彩也同樣傳奇——因為億萬年沉積下來的厚實煤層歷經風蝕雨剝,表面的砂石被沖蝕殆盡,后遭雷擊或暴曬起火,煤層開始燃燒。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等煤層燃燒殆盡之后,燒結巖堆積,加之各地質時期礦物質含量不同,這帶連綿的山丘便呈現以赭紅為主,夾雜著黃白黑綠等多種色彩。

  蘇老師是“風蝕雅丹,流水丹霞”八字的定義者,但他告訴我們,這里既不是雅丹地貌也不是丹霞地貌,而是彩色丘陵地貌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現在放在大家眼前的是一把地質錘,比較輕型的工業產品,強度挺高,價格卻不貴,像筆者放地上的這把不外乎32包郵的價。

  地質錘是地質工作的基本工具,一般用方頭一端敲擊巖石,使之破碎成塊;用尖棱或扁楔形一端沿巖層層面敲擊,可進行巖層剝離,有利于尋找化石和采樣;也用于整修巖石、礦石等標本,使之規格化,便于包裝。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與之配套的工具還有樣本盒以及一張考察記錄表。

  但其實手中同時拿著沉甸甸的地質錘、沒提把的樣本盒、考察記錄表、一個月能弄丟大概10支的真彩/得力中性筆,工作起來并不怎么方便。所以蘇老師建議大家用手機攝像頭/拾音孔去記錄樣本采集的過程,方便快捷。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大家不要被土層表面風化產物的顏色給蒙騙了,其實鑿開紅色的表層之后,我們發現里面是灰綠色的。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像下方視頻中的巖層裂隙,切穿了巖層,水把巖石里面的硫酸鈣帶到裂隙里面,結晶成長為半透明的石膏。可以用于水泥緩凝劑、石膏建筑制品、模型制作、醫用食品添加劑、硫酸生產、紙張填料、油漆填料等。

  筆者采集了一些這里的石膏,看著建筑材料湊起來了,心中特別歡喜。接下來就剩買房了,大概只差20年就能湊齊首期。

  下圖的地質結構稱為“斜層理”。這種結構意味著當年這里是“流域”,有水流動,泥土砂石沉積下來,形成了這些土層。

  若相鄰層系互相平行,各層系中的細層均向一個方向傾斜,稱為“單向斜層理”。若相鄰層系相互交錯,各層系中細層的傾斜方向也多變,稱為“交錯層理”。斜層理的傾斜方向是停止的歷史,描繪了這一塊流域在歷史上的水流方向,如果水流曾經改向,當然就不是“單向斜層理”,而是“交錯層理”。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拍照時候放一把地質錘當比例尺。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其實這些土層非常松軟,隨便下一錘子就能把表層敲碎。下圖這種是流水侵蝕形成了洞穴,像我這種“心寬體胖”的人士千萬不要站上去,很松軟……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這一條白色的線,其實就是水流的方向。剛剛我們提到過,裂隙里面藏有水流沖刷石頭刷下來的硫酸鈣,沉積在裂隙里面變成了石膏,這一條S形的石膏之路就是時間的見證者。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來一組由本次五十鈴活動的官方攝影團隊(@色影無忌)出品航拍圖片: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難得天藍,積雪不多,不過還會不斷積累下來,得來年再融。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比較神奇的一點是,在荒野中居然還有非常優良的移動4G信號源,直至我們步行深入山中時才斷開。

  在新疆,在西藏,“基建狂魔”中國建設了海量的溝通渠道,包括通訊網絡、橋梁隧道、電力水源,這些基本上不可能回本的工程徹底改變了這片土地,大幅度提升了當地民眾的生活質量。

  很多人會問,不就一個4G網絡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如果在資本決定資源流向的國家,這些邊疆土地上的人們或許再過20年都用不上這么前沿的通訊網絡與橋隧技術,他們將被永遠困在一片小土地上受盡剝削,他們將收不到快遞(順豐圓通根本不做這里的虧本生意),他們將見不到那些連續換著火車、貨車、拖拉機、單車甚至馬匹為他們送達快遞卻只收20幾元費用的EMS快遞員,他們將不存在我們的經濟版圖當中,繼續被這個世界遺忘。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沉重的話題不說太多,聊點輕松的吧。常言道“上山容易下山難”,這下子我是體驗到了。因為體型過于龐大,如果失足滾下去的話沒人攔得住我,所以還是留在大家清場之后再走吧。

  下山有個要訣,左右腳在撐在V型溝的兩側,一鼓作氣、頻率穩定、左右交錯、意志堅定、不慌不忙地往下沖,腳要堅定地撐住了,誰慌誰慫誰就摔個嘴啃泥。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下面這塊撿到的樣本是某種動物死亡之后留下的牙齦和牙齒,具體什么動物并不能精確判斷,即使我是一名廣東人。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攝影師捕捉到的白尾地鴉,一種體重在140克以下的小型鴉科鳥類,不過這只可能體重超標了。

  白尾地鴉是雜食性鳥類,也是中國新疆唯一的特有鳥類,它們主要棲息于山腳干旱平原和荒漠地區,尤以植被稀疏的沙質荒漠地區較常見。小胖鳥主要在荒漠間奔跑、活動和覓食,常單獨或成對活動,除危急情況,一般很少飛起來。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一只狐貍,對人類的到來不算很警惕,我們也沒怎么吵到它繼續思考狐生,從另一個側面展示了五十鈴mu-X兩款柴油機(1.9T & 3.0T)的靜謐性。抱歉,這的確是廣告植入。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在這里行車,時不時會見到成群的駱駝。走進去一看,發現“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句俗語果然沒騙人。筆者可是不敢走近撩駱駝的,被它一后腿踢中的話,基本上當晚就能見到馬克思他老人家了。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午間2點已過,累了困了不喝東鵬特飲,趕緊弄個自熱飯吃起來。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生石灰與水反應生成氫氧化鈣,石灰就熟化了,產生大量的熱,突破外界零下15度低溫的阻礙,把米飯和魚肉給燙到位了。

五十鈴mu-X北疆科考記 雪域的共和國記憶

  好吃嗎?沒福建人好吃。

鍵盤也能翻頁,試試“← →”鍵

>>點擊查看今日優惠<<

    相關閱讀
    點擊加載更多

    保持硬派心 測江西五十鈴mu-X牧游俠1.9T

    今年20-25萬元的硬派越野車在話題上火了一把。雖然硬派越野車實際市場容量沒有同價位的城市型SUV大,也許只有硬派越野車才能帶你安心的游山玩水,甚至能夠小小玩耍一下。其中這個價位,我還是最中意是江西五十鈴的mu-X牧游俠。只因為它是在這個價位中為數不多的柴油車型。這次我來到初冬的北京再一次測試它。

    跋山涉水好幫手 實拍mu-X X-POWER版

      【太平洋汽車網 導購頻道】細數圈內的20萬左右合資品牌SUV中,江西五十鈴的mu-X牧游俠可以說是性價比頗高,既有非承載式車身,又有分時四驅以及7座布局,雖然mu-X牧游俠所在的市場還是有點小眾,但升級改進的腳步卻沒有停下。在經歷大改款后,mu-X牧游俠也推出了升級包版本車型。我們今天體驗的mu-X牧游俠X-POWER版,這款車型在保持原有配置基礎上換裝了更為時尚的火山灰色涂裝,搭配內外橙色撞色主題以及麂皮材質,突出個性化,再一次將SUV的個性推上更新高度。(下文中將把2018款mu-X牧游俠X-POWER版簡稱為:X-POWER)

    內飾推倒重來 評五十鈴新mu-X牧游俠1.9T

    “牧游俠”這個名字大家肯定很陌生,但提起mu-X,大家可能還會有點印象——嗯,牧游俠是五十鈴這臺硬派SUV的中文名。上市兩年多,這款車型并沒有在車市中驚起波瀾,更多只是迎合小眾愛玩車人的歡心,實為車圈的一股清流。即便如此,五十鈴也沒有故步自封,而是引入最新的2018款mu-X,并取了一個中文名字,順帶還引入了讓人期待已久的1.9T渦輪增壓柴油發動機。那么這臺1.9T發動機的實際表現怎么樣?看數據可是要比原來的2.5T更厲害呢。

    擴大受眾面 試五十鈴2018款mu-X牧游俠

    越野圈子里,五十鈴mu-X也算是頗有名氣的一款車型,尤其是20萬左右的合資品牌SUV理由,既有非承載式車身,又有分時四驅以及7座布局的,除它以外并無可選。雖然mu-X所在的市場相對還是有點小眾,但升級改進的腳步卻沒有停下。而這次的大改款除了用上新的中文名字“牧游俠”以外,連同動力配置都有諸多改進,誠意是有了,但這1.9T開起來究竟怎么樣呢?這是我參加試駕前的最大疑問。(下文把2018款mu-X牧游俠簡稱為:2018款mu-X)

    誠意提升品質 試駕江西五十鈴2017款mu-X

    最近一段時間國內頂級的越野拉力賽事環塔拉力賽,有著一支奪冠的“年輕”參賽隊伍。為啥說他們是“年輕”,因為他們采用僅經過10天時間作安全改裝的車輛江西五十鈴mu-X和D-MAX。更重要的是他們首次使用這款車參賽即可奪冠,這一點令人十分驚訝。賽車手們對于這款車動力系統、傳動系統、底盤等硬件大贊有加。這次mu-X迎來的年度小改款,2017款mu-X針對顧客反映有著較為明顯品質升級。同時青山也到江西五十鈴的工廠參觀,究竟他與日本的工廠是否有著差異。

    5分鐘充電80% 奔馳或采用新型無重金屬電池

    充電5分鐘通話兩小時或許能解決你手機電池的焦慮,但充電五分鐘開車兩小時肯定無法解決用車焦慮。目前的鋰電池技術難以解決此問題,研究人員把目光放在了新型電池上。IBM研究人員發文表示,目前他們找到了利用從海水中提取的材料,制造一種不含重金屬的新型電池,有望取代鋰離子電池。

    MINI COOPER SE或將于2020年3月在美國交付

    新車配備了32.6kWh的鋰電池組,美國官網顯示該車在EPA標準下,續航預估僅為110英里(約合177km)。

    忠于自己 海外試駕起亞全新一代K5

    經歷了兩代車型,起亞k5終于迎來了全新換代,就在上個月它正式在海外上市,它的實力如何?我們搶先到韓國體驗了一番。

    全場景試駕見功底 TACQUA探影開起來怎樣?

    一汽-大眾TACQUA探影是歐版T-Cross的國產版本,定位于小型SUV,基于MQB-A0級橫置發動機前驅平臺而打造,將于12月4日上市。

    誠意滿滿盛意拳拳 試駕體驗全新福特銳際Escape

    誠意滿滿的全新銳際福特擺在這里了,消費者買不買賬呢?你們覺得銳際能讓福特的4S店重現曾經踏破門檻的盛況嗎?

    同乐城1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